<acronym id="olop1"><th id="olop1"></th></acronym>
<strike id="olop1"><blockquote id="olop1"></blockquote></strike>

<button id="olop1"><xmp id="olop1">

<button id="olop1"><dfn id="olop1"></dfn></button>

<button id="olop1"><dfn id="olop1"></dfn></button>

<button id="olop1"></button>
<strike id="olop1"></strike>

<option id="olop1"></option>
<strike id="olop1"></strike>
<button id="olop1"></button>

400-821-6015
行業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資訊
內部資訊行業資訊

基礎軟件到底需要什么樣的自主可控?

發布日期:2023-10-17
      當我們說自主可控時,到底在說什么?

      對于一款基礎軟件(操作系統 / 數據庫)來說,自主可控到底是指:由中國公司/中國人開發、發行、控制?還是可以運行在“國產操作系統”/國產芯片上?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當下的“自主可控”亂象正是與定義不清,標準不明有著莫大的關系。但這并不妨礙我們探究一下“信創安可自主可控”這件事,要實現的目標是什么?

      國家的需求說起來很簡單:

      打仗吃制裁后,現有系統還能不能繼續跑起來。

      軟件自主可控分為兩個部分:運維自主可控 與 研發自主可控 ,國家/用戶真正需要的自主可控是前者。如果我們將基礎軟件“自主可控”的需求用金字塔層次的方式來表達,那么在這個需求金字塔中,國家的需求可以描述為:

      對具有實用價值的基礎軟件:保三爭五。至少應當做到 “本地自治運行”,最好能達到 “控制源代碼”。

圖片

       追求研發自主可控必須考慮活性問題。當基礎軟件領域(操作系統/數據庫)已經存在成熟開源內核時,追求所謂 自研 對于國家與用戶來說幾乎沒有實際價值:只有當某個團隊功能研發/問題解決的速度超過全球開源社區,內核自研才是有實際意義的選擇。大多數號稱“自研”的基礎軟件廠商本質是套殼、換皮、魔改開源內核,自主可控程度屬于2~3級甚至更低。低質量的軟件分叉不但沒有使用價值,更是浪費了稀缺的軟件人才與市場機遇空間、并終將導致中國軟件行業與全球產業鏈脫節,產生巨大的負外部性。

       當我們從 Oracle/其他國外商業數據庫遷移到替代方案時請注意:你的自主可控水平是否有實質意義上的提升?我們需要特別注意與警惕那些打著國產自研旗號的基礎軟件產品在壟斷保護下劣幣驅逐良幣,搶占真正具有活性的開源基礎軟件的生態位,這會對自主可控事業造成真正的傷害 —— 所謂: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己卡自己的脖子。例如,一個所謂“自研”運行時卻需要 License 文件不然就立即死給你看的國產數據庫(標稱L7 ,實際L2),其運維自主可控程度遠比不上成熟的開源數據庫(L4/L5)。如果該國產數據庫公司因為任何原因失能(重組倒閉破產或被一炮轟爛),將導致一系列使用該產品的系統失去長期持續穩定運行的能力。

       開源是一種全球協作的軟件研發模式,在基礎軟件內核(操作系統/數據庫)中占據壓倒性優勢地位。開源模式已經很好的解決了基礎軟件研發的問題,但沒有很好地解決軟件的運維問題,而這恰好是真正有意義自主可控所應當解決的 —— 軟件的最終價值是在其使用過程中,而不是研發過程中實現的。真正有意義的自主可控是幫助國家/用戶用好現有成熟開源操作系統/數據庫內核 —— 提供基于開源內核的發行版與專業技術服務。在維持好現有/增量系統穩定運行的前提下,響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議,積極參與全球開源軟件產業供應鏈治理,并擴大本國供應商的國際影響力。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運維自主可控 的重點在于:替代不可控的三方服務與受限制的商業軟件,鼓勵國內供應商基于流行的開源基礎軟件提供技術服務與發行版,對于具有重大使用價值的開源基礎軟件,鼓勵學習、探索、研究與貢獻。孵化培養國內開源社區,維護公平的競爭環境與健康的商業生態。

       而“研發自主可控”的重點在于:積極參與全球開源軟件產業供應鏈治理,提高國內軟件公司與團隊在全球頂級基礎軟件開源項目中的話語權,培養具有全球視野與先進研發能力的技術團隊。應當停止低水平重復的“國產操作系統/數據庫內核分叉“,著力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服務與軟件發行版。

附:自主可控的不同等級

對于基礎軟件來說,可控程度從高到低可細分為以下九個等級:

9:擁有軟件發布權(發布權,67%)

8:掌握多數投票權(主導權,51%)

7:掌握少數否決權(否決權,34%)

6:擁有提議話語權(話語權,10%)

5:掌控源代碼(跟主干修缺陷)

4:獲取源代碼(跨平臺重分發)

3:掌控二進制(本地自治運行)

2:受限二進制(本地受限使用)

1:租用服務(調用遠程服務)

       其中,1 - 5 為運維自主可控,5-9 為研發自主可控。精簡一下研發自主可控的幾個層次,便可得到這張自主可控需求金字塔圖:

圖片

      自主可控第一層,租用服務的自主可控程度最差:硬件、數據都存儲在供應商的服務器上。如果提供服務的公司倒閉、停產、消亡,那么軟件就無法工作了,而使用這些軟件創造的文檔與數據就被鎖死了。例如 OpenAI 提供的 ChatGPT 便屬于此類。

      自主可控第二層,受限二進制,意味著軟件可以在自己的硬件上運行,但包含有額外的限制條件:例如需要定期更新的授權文件,或必須聯網認證方可運行。此類軟件的問題與上一層次類似:如果如果提供軟件的公司倒閉、停產,那么使用此類軟件的應用將在有限時間內死亡。一些需要授權文件才能運行的商業操作系統 / 商業數據庫便屬于此列。

      自主可控第三層,控制二進制,意味著軟件可以不受限制地在任意主流硬件上運行,用戶可以在沒有互聯網訪問的情況下不受限制地部署軟件并使用其完整功能,直到地老天荒。擁有不受限制的二進制,也意味著國內供應商可以基于軟件提供自己的服務,進行換皮。絕大多數場景所需要的自主可控程度落在這一層。

      自主可控第四層,擁有源代碼,意味著軟件可以被重新編譯與分發,這一層自主可控意味著即使硬件受到制裁,現有開源軟件系統也可以運行在國產操作系統/硬件之上。同時也意味著國內供應商可以提供自己的發行版,提供服務,進行套殼與再分發。開源基礎軟件默認坐落在這一層上,絕大多標稱自己“自研”的國產操作系統/數據庫實質上屬于這一類。

      自主可控第五層,掌控源代碼,意味著對開源軟件有跟進與兜底的能力,這意味著即使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全球開源軟件社區與中國脫鉤,國內供應商也可以自行分叉、跟進主干功能特性、并修復缺陷,長期確保軟件的活性與安全性。掌握源代碼意味著可以進行實質性魔改,并開始從運維自主可控到研發自主可控過渡。極個別國內廠商擁有此能力,也是國家對于自主可控的期待的合理上限。

      從第六層到第九層,就進入了“研發自主可控”的范疇。根據國內供應商的話語權比例可以劃分為四個不同的等級(提議權/否決權/主導權/發布權)。這涉及到基礎軟件開源內核的參與和治理。這意味著國內供應商可以參與到全球開源基礎軟件供應鏈中,發出自己的聲音與影響力,參與社區治理甚至主導項目的方向。

      對于全球范圍內有使用價值的開源基礎軟件來說,對中國有意義的自主可控策略是:去二保三爭五。更高的六至九所代表的“研發自主可控” 屬于 Nice to have:有當然好,應當盡可能爭取,但沒有也不影響現有/增量系統的自主可控。切忌為了華而不實的“自研”虛榮面子去做一些沒有使用價值甚至是負優化的垃圾分叉,而拋棄功能活性的里子,自絕于全球軟件產業鏈。


轉自汽車電子與軟件

上海創程車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1045498號-1   技術支持:網站建設
国产免国产免 费,久久激情无码免费综合视频,色呦呦网站,欧美乱妇日本无乱码特黄大片
<acronym id="olop1"><th id="olop1"></th></acronym>
<strike id="olop1"><blockquote id="olop1"></blockquote></strike>

<button id="olop1"><xmp id="olop1">

<button id="olop1"><dfn id="olop1"></dfn></button>

<button id="olop1"><dfn id="olop1"></dfn></button>

<button id="olop1"></button>
<strike id="olop1"></strike>

<option id="olop1"></option>
<strike id="olop1"></strike>
<button id="olop1"></button>